以下是對電影的評價:
開頭一百分,但之後的片段之中,某些時間運用的部份有點拖戲,多場戲的配
樂中強調一種溫柔輕快的調子,然而畫面卻是令人不舒服的,這種手法目的在
於在觀眾心中造成反差的效果,我覺得用兩、三次即可,沒有屢次使用的必要
(反正用多了觀眾就會有預期了,因此,此手法已經失去意義)。
結尾有一點拖戲,我不愛,儘管如此,仍然很有震撼力就是了。

==以下有劇情==電影還不錯==要看電影請勿往下讀喔==

這部電影的開場極為有力,先是讓觀眾看到朝氣蓬勃、年輕稚嫩的國中生們可愛
的臉龐,接下來是他們吵鬧的行徑,之後是老師正經而斯文的聲音,一切都是正
常課堂上會發生的事。


後來松隆子所扮演的森口老師開始進行爆走發言,也就是告白。期間森口把教室
的窗戶閉上、打開,之後再次關上,搞不清楚其中有何用意,我猜大概是要防止
教室外的人注意到課堂上的動靜吧。


平淡的表情、聲音,似乎象徵著森口的絕對理性,然而這告白如此驚人,以致這
一段戲充滿了壓迫感,其中每一句話又往往與之後的情節相互呼應,實在是非常
棒的開場。(不管是松隆子的演技還是節奏都是滿分)


當少年A衝出教室、少年B瞠目以對的時候,我也陷入恍惚狀態:「咦?那這樣
還要往下演嗎?目前為止的情節進展,應該已經足夠讓一般電影在戲院中消耗掉
六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了...接下來要幹嘛?」


接下來是其他人的告白。

**==以下有更多劇情==**==要看電影請勿往下讀喔==**


在北原美月的告白之中,美月看似好學生,也不欺負少年A,一度讓我覺得她是
個成熟溫柔的超齡女孩。(此為表象)


然而她其實默默崇拜著殺光了家人的少女,也覺得維特老師簡直是個死了都沒差
的傢伙。(這是美月的第一個內心資訊)


有趣的是她卻在無言之中、在毫無線索的狀況下相信著森口老師,相信森口所做
的一切只是希望兩名少年能夠悔過。(這是美月的第二個內心資訊)


森口在與美月偶遇之後,步出餐廳、大步向前走了良久之後,突然低下身子哭泣
起來,我想有可能是因為看到餐廳中的孩子,但也可能是因為美月對她的莫名信
心吧,為什麼能對一個一無所有(因而不再畏懼失去)的人有這樣的信心?


因為少年A與B的殺意與漫不經心,自己的孩子已被永恆的死亡帶走,即使是充
滿殺意的此時此刻,居然還有個小女生睜著天真的眼睛,對企圖把曾經的學生推
入地獄的自己,懷抱著此等信心。


但沒辦法了,自己的孩子總之是死了,不會有機會活到國一的年紀。


繼續談美月,也在這邊引用原po的結論:
※ 引述《halalaQueen (阿飄)》之銘言:
恕刪
: 但我覺得悠子的目的只有一個,
: 少年們,當你們學會以成人的手段
: 我就沒有必要把你們視為少年,而應該以成人對待成人,
: 既成熟又殘酷的方式對待你們了。
: 你們總該知道,這就是成人的世界,而你們,真的準備好了嗎?
不同於少年A與B,美月沒有殺人,但她懷抱著對維特的憤怒,在開會時告白
少年B事件的始末,把白痴維特的美妙世界打破了。(想來維特也在此刻聽到
過「啪擦」聲吧)


儘管對於成人的錯誤無法忍耐,然而,面對森口的時候,她卻自然地假設對方
只是要「教導」少年A、B,無意奪取對方的性命。


或許一切只是源於她不喜歡維特,卻與森口投緣,因而有莫名的信任,不過,
我覺得這樣的嚴已待人(面對維特老師)寬以律己(面對年紀相似的同學)也
顯示出少年、少女的矛盾,一方面以為自己已經是大人,有大人的見識、能夠
享有大人的權利,另一方面卻又認定大人們應該容忍自己的錯誤。

p.s.
這篇文章看完可能會覺得我對少年的容忍度很低吧?其實不是的,我要承認,
以上這段話也是對著自己說的...因為我的腦中仍然住著一個小幼稚鬼...
對,我也覺得很煩...orz
事實上我的叛逆期還沒完,很可怕...(這是阿婷的告白?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pt211 的頭像
wpt211

夜風微涼

wpt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